中国未解之谜收听(谍战秘闻:在中国大使馆装窃听器只是冰山一角)

所属分类:综合文章   发布日期:2022-06-23 08:31:49

【军武次位面】: Darcy


间谍大战,谁是弟弟?

6月29日环球网发表一篇《触目惊心!澳大利亚当年暗中装大量窃听器,中国只能重建大使馆》让我们了解到,那些似乎只存在于影视剧中的“敌特”活动,不仅在现实中存在,而且还远未离我们而去。


▲中国驻澳使馆楼板中发现的窃听器

图片来自环球网

外交部对此的回应里,明确指出,澳大利亚作为“五眼联盟”重要成员,一贯热衷在有关国家开展间谍情报活动。此次披露出来的情况,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五眼联盟”情报合作长期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人员实施大规模、有组织、无差别的网络窃听、监听、监控,这早已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建筑内装窃听器、抓捕间谍、策反间谍,这些在影视剧里就存在的桥段,让澳村的间谍手段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小儿科,不然也不会轻易被我方识破。

而历史上的间谍秘闻,远比人们能看到的复杂且离奇的多。甚至可以说,虽然经过了天马行空的文学想象和艺术加工,但影视剧或文学作品所表现的谍战,也只是现实的“冰山一角”。

1

五眼联盟

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冷战时期的谍战,只存于苏联和美国两个超级大国之间。

其实不是,美国还有着自己的一众小弟,分别是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五个国家组成了所谓的“五眼联盟”(Five Eyes,简称 FVEY )。


可以说,世界上几乎所有关于谍战的文学和影视作品都是取材于这两者相互之间的情报大战(中国的除外)。

五眼联盟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二战期间罗斯福和丘吉尔签订的《大西洋宪章》。当时的背景是,纳粹德国已经控制了欧陆,英国被炸得焦头烂额,苏联被打得一泻千里。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陷入绝望。

丘吉尔明白,把美国拉下水,是战胜希特勒的唯一办法。因此他十几次致电罗斯福,多次飞往华盛顿,费尽口舌想说服美国参战。但罗斯福就是不同意。

不过道义上还是支持的。就这样,1941年8月,两巨头于航行在大西洋上的“威尔士亲王”战列舰上,签订了《大西洋宪章》。也是在这艘船上,两人还私下商量了谍报合作。因此《宪章》还附带了一份英美情报合作的非正式协定,英美情报机构开始互通有无。


为进一步加强谍报方面的合作,1943年,英美政府签署了《英美通讯情报协定》(BRUSA协议),根据协定,美国战争部(1949年改名国防部)和英国政府密码学校(即后来的政府通讯总部,GCHQ)联手打造两国情报合作的框架和规则,展开人员互换和机密情报共享等合作。

二者合作的成功案例就是1944年6月6日的诺曼底登陆,近300万盟军士兵得以横渡英吉利海峡,在法国诺曼底登陆成功。这得益于同盟国对轴心国的一次“谍报欺诈”,让德国误以为盟军会在加莱登陆。

二战后,冷战迅速开始。

1946年,为了对抗苏联,这项战时秘密协定成为正式条约——UKUSA协议,成为美国国安局(NSA)和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所有通讯情报合作的基础,直到今天。

1948年,条约开始扩大,加拿大率先加入,挪威(1952年)、丹麦(1954年)、西德(1955年)、澳大利亚(1956年)和新西兰(1956年)陆续加入。这些后来加入的国家在联盟中以“第三方”的名义参与。

1955年,美国和英国签订新协定,赋予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正式地位,最终成立了五眼联盟,“五眼”这个名称来自“仅供五国亲眼阅览”的最高机密等级。


▲五眼联盟

深入观察一下不难发现,这五个国家都是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主的国家,至于其他加入的国家,还是作为“第三方”吧。之后所谓的九眼、十四眼,都是在五眼的基础上加上其他的西方国家。

为提高效率,联盟的每个成员都对世界特定地区进行分工。英国监控欧洲、俄罗斯西部、中东和中国香港;美国监控中东、中国、俄罗斯、非洲和加勒比地区;澳大利亚监控南亚和东亚;新西兰监控南太平洋和东南亚地区;加拿大监控俄罗斯、中国以及拉美的部分地区。

五眼联盟成员国之间的大部分信息共享都是通过一个名为“石鬼”(STONEGHOST)的网络执行的,该网络据称是“西方世界保护最严密的秘密”,由所有五眼国家的国防情报机构维护,是一个高度安全的网络,具有严格的物理和数字安全要求。


2

间谍大战

双方的谍战,甚至在二战期间就开始了。

1943年左右,二战还处在白热化阶段,坊间有传闻说,斯大林很可能会秘密地和德国签订和平协议,这样德国人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西边的盟军。

因为有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前车之鉴,作为苏联盟友,美国政府中有些人听到这个消息颇为惶恐不安,毕竟苏联是二战期间美国第二大援助对象。

美国军事情报部门领导卡特·克拉克下令开始“维诺那计划”,研究所收集到的美国和苏联之间的来往电报,想查查斯大林是否真的想要媾和。这个计划并不为公众所知,甚至对罗斯福和杜鲁门总统都处于保密状态。

克拉克主管的军事情报部,是后来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前身。该部门云集了美国当时最顶尖的密码破译专家,曾在二战中为破译轴心国密电立下赫赫功勋。


▲美国国家安全局总部,马里兰州米德堡。

但破译苏联电报的难度超乎想象,苏联人一般会把词和字母变成数字,再用一次性密码本中的数字来加密信息。当正确使用这种方法的时候,一次性密码技术是不可破译的。

但是美国和英国的密码专家发现苏联人不正确地重复使用了一次性密码本,这就使得解密一部分的信息变得可能。

一般说来,按照一次性密码本来加密信息是一项很慢的并且工作量巨大的工作,但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使得加密信息的工作量突然大增。很可能是苏联人为了赶得上进度而不得不偷懒复制了一部分一次性密码。

英美的专家花费近三年时间,终于在1946年破译出第一封密电,但这时候二战已经结束了。


▲率先破译出电报的梅雷迪思·加德纳(左)

与众多女性破译员

但随着密电的不断被破译,里面的内容让美国炸了锅。

克拉克团队发现一个惊人的内幕,苏联已经在美国的政治、军事、外交和科技领域成功布署了一个间谍网络。而且有些间谍地位之重,职级之高,实在令人咋舌。

破译的第一份信息,就揭示了苏联情报机关NKVD(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的前身)间谍在曼哈顿工程中的成功渗透。也不知道苏联窃取了美国多少核机密。

著名的罗森堡夫妇,甚至因为被指控向苏联提供核武器设计、喷气发动机等绝密信息,而成为冷战期间唯二被处死的间谍。虽然两人到死也不承认自己的罪名。


位居美国财政部第二把交椅的哈里·怀特、罗斯福总统的个人助理劳克林·柯里、战略情报局的部门领导莫里斯·哈尔珀林等等高官,也被揪了出来。


哈里·怀特还是战后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构建者,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要奠基人之一。

已破译的密报中,共发现349名美国的公民或居民充当苏联间谍,但因为每个间谍都是用代号称呼的,使之与现实中的个人对上号也相当麻烦,最终经过情报专家鉴定能确定身份的人数不足一半。

如果不是依靠维诺那计划的扎实证据,谁也想不到,美国的各个领域都被苏联间谍渗透了一遍。感觉美国再晚发现个几年就要亡国似的……

不止如此。随着情报一点点地被破译,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政府部门的苏联间谍也纷纷浮出水面,包括同为英美原子弹计划重要人物的克劳斯·富克斯、“剑桥五杰”之一唐纳德·麦克莱恩等。

什么是“剑桥五杰”?这五人均出身于英国中上流社会,他们于1930年代在剑桥大学就读时,因反对法西斯主义,同情共产主义者,毕业后被苏联正式招揽,开始将情报泄露给克格勃。


但维诺那计划发现的苏联间谍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成千上万的电文没被破译。关于这段历史,至今仍存在大量无解的谜团。

还有谁能大摇大摆地出入于白宫,穿梭于政要,还能悄无声息地给苏联提供谍报,都无从得知。这些未解之谜,只能等到未来俄罗斯解禁更多档案,才能真相大白。

这是冷战时期,间谍渗透的最经典案例。至于安装窃听器而不被发现的骚操作,当属于苏联的“金唇”计划。

3

谁不想监听大使馆?

1933年11月16日,苏联与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这一天起,克格勃便从未停止过对美国驻苏大使馆的监听与监视。

1938年,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美国大使馆的内情,克格勃开始将被间谍界誉为“燕子”的克格勃女间谍们放飞进美国大使馆。那些克格勃的职业“燕子”们装扮成苏联国家芭蕾舞剧院演员,凭着沉鱼落雁的美貌轻而易举地“飞”进了美国外交官们的卧房,陪伴他们度过了一个个销魂的夜晚。


▲电影《红雀》中,“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

饰演的“红雀”,原型就是“燕子”

为了获得更多的美国核心机密,斯大林责令当时克格勃领导人贝利亚,要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手段对美国大使阿维列拉·卡里曼的办公室进行窃听。

贝利亚与其手下的高参们开始绞尽脑汁,围绕如何窃听美国大使办公室设计了行动方案,并将这次窃听行动的代号命名为“自白”。

1943年,克格勃研制成功了一种专门针对美国使馆的窃听装置。这种特制的窃听器名为“金唇”,非常小巧,极易隐藏,既不需要电池,也不需要外来电流,从而使当时的反窃听设备根本捕捉不到它的任何信号,可以接收到300米以内大耗电量振荡器所发出的微波脉冲,工作寿命也可以无限延长。

从各方面来看,“金唇”都代表了当时窃听器的世界顶尖水平,它的问世为克格勃实施“自白”行动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

但是如何将“金唇”安放到大使办公室内?为此,克格勃的特工们费尽心机。他们曾在美国使馆内精心设计了一起火灾,但是当装扮成消防队员的特工试图进入卡里曼大使的办公室时,却被高度警惕的大使拒之门外。

贝利亚最终决定,让技艺精湛的工匠用最名贵的木材制作一枚美国国徽,并把“金唇”暗藏其中,在合适的时机以赠送礼品的方式将其送进卡里曼办公室。


机会终于到来。1945年2月,世界三大政治巨头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在雅尔塔会面。随后,苏联宣布在黑海之滨的克里米亚举行“阿尔台克全苏少先队健身营”开营典礼,并以苏联少先队员的名义向罗斯福及丘吉尔发出邀请。

克格勃预想,美国人和英国人绝对不会拒绝孩子们的真诚邀请,但百忙之中的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肯定无暇赴约,完成这一使命的人选最后极有可能是两国驻苏大使。果然不出克格勃所料,美国大使卡里曼与他的英国同行如期从莫斯科赶到克里米亚出席开营典礼。

美国国徽就顺理成章地送给了卡里曼,卡里曼也很“配合”的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这一挂就是8年,直到1953年才被发现。


耻辱!但吃了个哑巴亏,美国也不敢声张,不然多没面子。

直到1960年5月,苏联击落美国U2高空侦察机后,华盛顿为了回应莫斯科的责难,才向全世界公开了“金唇”的秘密。当时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还将那枚国徽及“金唇”窃听器拿到联合国安理会上作了一番展览。


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间谍之桥》

背景就是这次事件

当然美国也不会善罢甘休。冷战末期,联邦调查局(FBI)曾于苏联驻美使馆附近秘密挖掘了一条窃听地道。

尽管有关华盛顿这条地道的诸多内幕目前还被当局列为高度机密,不过,据一些电子监听专家表示,地道确实能让FBI探员以各式各样的窃听器材对苏联使馆的内外通讯“上下其手”。

4

叛徒!

然而,自从为前苏联和俄罗斯都提供过情报的的FBI双面间谍罗伯特·汉森在2001年被捕之后,美国检察官发现,汉森可能早在被捕前很多年已将这条地道的存在向克格勃打过报告。

也就是说,苏联甚至可能利用FBI的窃听管道,向美国政府“喂食”了不少假情报。

这个罗伯特·汉森何许人也?他可是鼎鼎大名,身为前FBI特工,这哥们从1979年至2001年间持续不断地为苏联和俄罗斯情报部门提供情报服务,内容包括核战争、军事武器技术发展以及反情报计划等各方面的美国战略,导致许多在俄罗斯的美国情报人员被捕和被处决。


美国司法部甚至称他的间谍活动“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情报灾难”。

你也许会问,他图啥?跟意识形态无关,被捕后他承认,他这么做的动机完全是为了钱。一怒之下他被判了15个无期徒刑。

就在汉森被捕之后,俄罗斯方面立即在其内部排查是谁向美方泄露汉森秘密身份的。俄方怀疑可能是在华盛顿或纽约工作的俄罗斯人向美方提供了导致汉森被捕的情报。

因为美地方法院提审汉森时,在法庭上出示了一些文件,详细列举了汉森涉嫌进行间谍活动的情况,其中包括原始信件和信封,而这些文件只能从俄方得到。

冷战双方的间谍反水,是家常便饭。苏联最大的间谍反水案,发生在苏联解体后。

克格勃第一总局少校、高级档案员瓦西里·米特罗欣,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他总是偷偷把保密文件带回家,以速记手法抄写,然后打印并整理成分类资料,藏进奶油搅拌器等物件里,埋在乡间别墅的地底下。


瓦西里为何这么做?据他说,他一直在BBC和美国之音上收听广播,注意到他们的报道与国内的宣传之间的鸿沟。

这样的做法持续了10多年,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米特罗欣1992年设法抵达拉脱维亚之后怀揣这份详尽的苏联情报资料投奔美国使馆。这份资料,包含苏联安插在各国的间谍名单、秘藏在其他国家的武器、对他国目标的破坏行动等,被称为“米特罗欣档案”。

令他意外的是,美国使馆对他没兴趣。于是,米特罗欣转奔英国使馆。英国人热情接待了他,随后瓦西里叛逃至英国。

这份资料被西方国家“视为至宝”。资料详细记录了苏联谍报机构各项行动,更要命的是,还记录了潜伏在各国的克格勃特工名单。仅是在美国,苏联几十年间安插了大约1000人,在米特罗欣的档案中占了整整40页。

这些克格勃特工身份五花八门,若不是因为米特罗欣的笔记,原本很难暴露。例如,梅利塔·诺伍德被曝光时已经87岁,被称为“老奶奶间谍”,曾长期把英国原子弹秘密情报传递给苏联,以前从未惹人怀疑。


在米特罗欣提供的罗马地图中,不仅标明3处苏联武器藏匿地点,而且附有详细的前往寻找及定位方式,犹如一份寻宝图。

米特罗欣花费大量心力搜集这些资料,后来逃往英国隐姓埋名,受到警方秘密保护。他2004年辞世,时年81岁。

此事堪称史上最大规模的情报泄露案之一。

2018年3月,曾与英国情报机构合作的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在英国遭到“神经毒剂”的攻击,英国指责俄罗斯在英国发动“化武攻击”,两国外交关系恶化。普京对此曾表示,斯克里帕尔是“叛徒”,“人渣”。

普京还曾在一个2010年的视频中说,“请相信我,叛徒会自取灭亡”。

5

无法无天的情报部门

虽然克格勃以肃反和镇压而臭名昭著,但天下乌鸦一般黑,五眼联盟也好不到哪里去。

早在1960年代末期,五眼联盟就启动建设了一个名为“ECHELON”(梯队)的监视程序,目的是监视冷战期间苏联及其盟友的军事和外交通讯,由五眼联盟的五个国家共同运营。

但自建立以来,一直到“棱镜门事件”发生,五眼联盟从没官方正式承认过ECHELON的存在。虽然多年来对ECHELON的爆料从没间断过。

这个ECHELON有多邪乎?据说它每天能监视30多亿的通信,包括电话、电子邮件、传真、卫星传输、互联网等。到20世纪末,ECHELON已从军事和外交监视演变为“用于侦听私人和商业通信的全球系统”。


▲位于英国曼威斯丘皇家空军基地的球形雷达天线罩,据信ECHELON使用它拦截卫星信号,这样的基地全球有很多个。

比如,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一直监视并拦截戴安娜王妃的电话,直到她1997年在车祸中丧生。NSA目前持有有关戴安娜王妃的 1000多页机密信息,被视为“最高机密”。

英国特工曾监视过联合国第七届秘书长科菲·安南的谈话。美国特工在联合国第八届秘书长潘基文那里收集了“详细的生物特征信息” 。

1990年代初期,NSA拦截了欧洲航空航天公司——空中客车公司与沙特阿拉伯国家航空公司之间的通信。然后有人举报说,空客官员曾贿赂沙特官员以保证合同。结果,美国航空航天公司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现为波音公司的一部分)最终赢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合同。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监听手段也在与时俱进。

这点从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NSA的“棱镜计划”(PRISM)就能看出。


通过爱德华泄露的文件,我们得以知道,棱镜计划能够对即时通信和既存数据进行深度的监听。许可的监听对象包括任何在美国以外地区使用参与计划公司服务的客户,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

被指控参与该计划的公司有哪些?苹果、谷歌微软、脸书、雅虎……都是知名的大互联网公司。


NSA在棱镜计划中可以获得电子邮件、视频语音交谈、影片、照片、VoIP交谈内容、文件传输、登录通知,以及社交网络细节,并通过各种联网设备,如纳米机器人、智能手机、电子式手表等各式联网设备对于特定目标进行攻击。

也就是说,只要NSA想,它就能监视任何人的通信设备。

斯诺登曾说过,五眼联盟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代的产物,在这里,英语国家是联合起来共同合作并分担情报收集成本的主要力量。……结果就是,数十年来,某种不用对本国法律负责的超国家情报组织出现了。

6

小儿科

所以,对比看来,澳大利亚的那些谍报伎俩还是太小儿科。美国中情局CIA)的在华间谍网我们都能给一锅端了,区区一个美国的小跟班……

2017年,中国捣毁了CIA的一个在华间谍网,“令美国情报界蒙受了数十年来最大的损失”。

从2010年起,CIA隐藏在中国政府内部的多名线人逐步失联。报道称,美国情报系统不能断定失败原因是CIA内部有人“背叛了美国”,还是中国成功“黑”入了中情局与外国线人的联络系统。

调查者对失败原因的看法分歧严重,至今也没能最终确定。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来我往,尔虞我诈。情报工作的背后,暗流涌动,于无声处,捍卫着另一种形式的国家安全。

长河无声奔去,唯爱与信念永存。《永不消失的电波》,早就道出了谍战的真谛。

PS:最后推荐一部最近刚看的谍战电影《特工》,豆瓣评分8.6,是相当不错的一部电影,讲述90年代中期,韩国情报员假扮成商人跟朝鲜进行商业贸易,趁机渗透朝鲜军事单位,打探核武器研制情报,却陷入了更高层的恐怖阴谋。


观影过程中屡屡被震撼。许多听说过的秘而不宣的政治传闻、权钱玩法、名字为敏感词的独裁者、只发生在某国的奇观,都被这部电影给大胆表现了出来。好几次都头皮发麻,这也能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所有影视因为(版权原因)都不提供下载地址,只提供资料参考!

本文地址://www.qv8.net/zonghewenzhang/398390.html

扫一扫手机访问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二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