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野人之谜(证实野人存在,是一场艰难的科学革命-37)

所属分类:综合文章   发布日期:2022-08-03 08:05:19

伟大的梦想 悲壮的追寻--之三十七


听见附近传来吼声,王奎很快看见一个快速追逐鬣羚的野人,从箭竹林中追到了公路上。吓得王奎不敢动弹。

几十年来,我历尽千难万险,出生入死地在森林中追寻野人,可是我几次发现野人后,离野人的距离只有五六十米。但我没有专业的摄影器材跟踪搜寻野人,也无法将野人拍摄下来。科学的结论要用证据说话,我不首先拿出野人存在的科学证据,学术界不相信自然界有野人。自然也难以找到愿意资助我揭开野人之谜的人。由于要首先拿出科学证据证实野人以后,国家和社会才会承认,才会支持,这才使我立志揭开野人之谜的一个伟大的中国梦,一直难以实现。

探索科学上的未知事物,是需要做出牺牲奉献的事业。有少数怀疑野人存在的网友,对我记述的数百次各阶层人士目睹过野人的现象,他们表示质疑,耻笑,认为是在编故事。但质疑,耻笑,咒骂,都阻挡不住人类进行科学探索的欲望。只要自然界有野人这个生物物种存在,总需要有人探索研究。人类的文明史,就是探索者追求真理战胜谬误,坚守正义战胜邪恶,由无私无畏的探索者不断揭开科学疑难问题,战胜学术界愚昧无知的保守势力的历史。

我崇拜的一些科学探索的先驱们,哥伦布如果再晚两天找不到新大陆就被杀掉扔进了大海,哥白尼遭受宗教迫害,伽利略被投进监狱,布鲁诺遭到罗马教皇惨无人道的火刑,都没有阻挡住人类探索科学未知事物的脚步。谁能阻挡住我追寻自然界本来存在的,一个最庞大的野人生物物种呢?

在短短的几十年中,在鄂西北发生的数以百次,数以千计的人们,不断目睹自然界的野人已经成了极其普遍的现象。学术界一个伪专家为了哗众取宠,却不断利用各种舆论工具提出极其荒谬的观点,他认为在中国民间传闻的所有目击野人的报告,他们见到的就是猴子,或者就是猩猩,认为有野人存在的这些人都是在胡扯,并声称就连外国人也没有拿出野人存在的证据,自然界根本不可能有野人存在。

国家需要科技进步。要推动人类的文明进程,需要进行永无止境的科学探索。我在与世隔绝的深山林莽中,经过四十年的出生入死的苦苦地追寻,已经无数次找到自然界最神秘的野人。仅仅因为野人在教科书中没有记载,在中国的学术界出现了一个哗众取宠的伪专家,提出就连外国人也没有拿出证据,自然界根本不可能存在野人,使我为之奋斗终身的一个伟大的中国梦,因遭到百般地阻挡找不到支持者而一直难以实现,这怎么能让我甘心呢?

在落后的中国人刚刚觉醒的一百年前,一位信奉学术之上,提倡思想自由的蔡元培先生,就希望在学术研究上不能搞清一色,要鼓励和支持百家争鸣。在新中国成立后,开国领袖毛主席于1956年,也提出过艺术上的百花齐放,学术界的百家争鸣,应该成为我国发展科学,繁荣文学艺术的方针。如果在我生活的时代,能找到一个愿意帮助我实现揭开野人之谜的伟大的中国梦的企业家,帮助我解决高科技的考察设备和经费,虽然野人的确是教科书中没有记载的,只要把森林中的野人拍摄下来公布于众,使自然界有野人存在的事实得到国际生物界公认,我相信是能够得全到社会的理解的,最终是能够得到国家的承认和支持的。


2001年10月3日,黄石工商干部朱洪涛、朱正浩等8人在猴子石目睹野人,用傻瓜相机拍摄野人后在查看模糊的照片

自古到今,人民群众之所以称之为他们见过野人,是因为包括那些从野人身边走过的,数以千计的解放军剿匪部队的官兵和将军,包活将野人团圆围住的地方政府的领导干部,军分区的领导干部,许多在开发神农架时在工棚里面对面与野人相持半小时的公路工程师,等人类在短短几十年内,发生的数以千计的个人或者集体目睹的野人事件中,人们描述的他们见到的野人,都有着一身红毛,没有尾巴,上肢短,下肢长,完全直立行走,身高可达到250厘米的一些共同特点。可是只要国内有媒体报道有人遭遇野人的新闻,由于在中国社会出现了一个伪专家,为了哗众取宠要不断利用各种舆论工具博人眼球,要把野人当猴子或者棕熊进行否认,不断利用各种不明真相的媒体炒作误导受众,才使中国的野人科考专家们要进行一项科学探索活动比登天还艰难。

主观武断是学术界的诟病,也是社会的诟病。因为主观武断不需要动脑筋,不需要进行艰苦的探索和科学实践,不需要进行调查研究,只需要他们认为自己的学术地位高人一等,在学术问题上必须自己说了算,这才使得社会上,在前几年出现了一些司法人员,在处理复杂的刑事案件中,出现了冯志明那样的刑侦专家,自己已经贪腐几千万元还不满足,为了达到个人立功受奖,名利双收的目的,他竟然依靠主观臆断,用屈打成招的残酷手段草菅人命,硬是将一个无辜的青年认定为杀人犯,仅仅在60多天的时间里,就将呼格吉勒图定为死罪处于了死刑。

就是因为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像冯志明一样的伪专家,他们或者为了哗众取宠,或者为了维护自己的专家地位,听不进不利于自己的意见,只要是他们主观臆断认定的观点就不能被推翻,才使得在我们这样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在短短二十多年中出现了305起各类不同的刑事冤假错案。使赵作海、余祥林、聂树斌、呼格吉勒图等一些无辜的百姓被冤杀。直到真凶暴露出来后,才给这些无辜的百姓平反昭雪,再由国家给这些无辜的百姓进行经济赔偿。谁能说这些仅仅认为自己的学术地位高人一等,就可以主观臆断的决定无辜百姓生死的司法专家,不是祸害社会,祸害人民的罪人呢?

那几个主观臆断否认野人存在的专家,坚持认为高山森林的野果,只够野人夏秋季食用,冬季没有野果,野人缺乏食物就无法生存;请问如果冬天没有野果,野人就不能生存,那生活在高山密林中的人类的祖先北京猿人,蓝田猿人,长阳猿人,郧县猿人,它们都是怎样在冬天没有野果的自然环境中生存繁衍的呢?

有专家认为如果野人存在,数量必须有50个,有人说数量必须有300个。他们坚持认为森林中如果只有几个野人,就不能繁衍后代,因为近亲繁殖会导致物种衰亡直至灭绝。请问你们说的50个,300个的数量的量级,是界定在一个发现野人的地点,还是界定在一个村子,一个乡,一个县,一个省的范围?在中国东北的珲春县,连续几十年都有当地人民群众不断发现东北虎,根据媒体报道的记录,人民群众在东北地区不断发现东北虎,从来都是一次发现一二只东北虎。这能说人民群众不断发现东北虎的数量没有达到50只,没有达到300只,生活在自然界的东北虎这个物种就不可能存在吗?


2003年6月29日,罗永斌、刘杰等6人在天门垭目睹野人后,科考专家们在现场搜寻野人踪迹

1981年,当中国的鸟类专家刘荫增,历经三年时间的野外考察,首次在陕西省洋县发现地球上古老的珍稀鸟类朱鹮时,被生物界认为全世界已仅存这7只野生朱鹮了。请问这7只野生朱鹮的种群数量,远远没有达到否认野人的专家坚持的,一个物种存在必须有50只,300只的种群数量的量级标准,这7只野生朱鹮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呢?将教科书中的一个生物种群存在必须有50个,300个数量的量级理论,用来否认自然界中人们不断发现的野人,这不是牵强附会生搬硬套教条主义的理论吗?

具有杂食特性的野人,它们的生活习性与黑熊、棕熊、大熊猫相似。一般都是以家族的形式或者以个体的形式,经常出现在高山森林中,而且种群的分布范围非常广。如果人类仅仅是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发现过几个野人。这几个野人肯定因为种群的数量不够,因近亲繁殖造成种群衰亡,会使野人很快灭绝,野人不可能生存繁衍到今天。但鄂西北神农架及周边地区发现野人,从解放前后到现在,在时间上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在发现野人的地点上,是分布在大巴山的神农架及周边十多个县的90多个自然村。发现野人从数量上多达上千人次。野人们在森林中都有自己相应比较固定的生活领地。它们需要繁衍后代寻求异性,为了捕猎,为了寻找森林中的食物源地,经常需要跑到其它野人生活的领地,有时需要穿越公路,这才使人类在最近的二十年间,就发生了近10次,多达近70人在神农架境内,在旅游途中坐在汽车上,一次次集体目睹野人横穿公路的惊心动魄的事件。是因为野人在遭遇汽车突然开到身边后,惊恐万状地迅速逃窜,才使游客们无法将野人拍摄下来。

2005年9月15日,林区木鱼镇村民张家洪,为了采一点草药给自己治病,独自走到神农架主峰东侧一个叫红岩子的地方。中午时分,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呜喂——呜喂——”的吆喝声。1980年11月14日,林区官封村的村民廖春桂,在神农架的黄鳝沟挖药时,就是在黄昏的时候,因呼喊同伴张云寿、李万生回药棚休息,在与对方相互一连“呜喂——”了一段时间后,将一个带着野人娃娃的母野人,呼唤到他自己的跟前差点把他吓死的。

听见令人心惊胆寒极其恐怖的吆喝声,张家洪立即警觉起来。他赶紧隐蔽到山崖边,朝着发出吆喝声的地方警惕地观察。少顷,张家洪看见,在离他大约五六十米的山梁上,从山林中渐渐走出来一个高大的披头散发,一身红毛的野人。随着这个雄性的野人不断“呜喂——呜喂——”地吆喝,张家洪因孤身一人,就一直心惊胆战地颤栗着,悄悄地将身体隐藏在山崖边。

此时的张家洪,因身患疾病身体十分虚弱,他根本不敢向野人暴露自己的身体。面对站在不远处的山脊上,一直朝着远处的山林不断吆喝的野人,就在张家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从红岩子山崖的另一侧,随着响起几声“呜喂——呜喂——”的回应声,一个在不远处与这个高大的雄性野人呼应着的母野人,竟然很快走到了雄性野人的身边。目睹着眼前的一公一母两个野人,张家洪吓得不由自主地两腿发颤,心惊胆寒。直到看见一公一母两个野人结伴而行,大踏步走向红岩子西南坡,属于神农顶南坡原始森林无人区的一条叫响水河的深谷中,张家洪才总算松了口气,这才放弃采点草药的打算,六神无主地迅疾跑回家中。

2007年11月18日,是神农架高山入秋以来少有的晴朗天气。湖北襄樊市“越野E族湖北大队”穿越神农架的司机张建等三个游客,在林区向导王东带领下,正在穿越里叉河至老君山的一段护林公路。看着神农架高山满山姹紫嫣红如彩霞般绚烂的森林景色,几个神农架穿越者心情异常兴奋。汽车正在盘山公路上颠簸着快速向前急驶,在离行驶的汽车约十多米的前方,从山坡上的树林中,突然窜出两个准备穿越公路的人影。


为了搜寻野人存在的证据,作者与陕西省武功的青年志愿者陈雪春,在森林中考察疑似野人在山中休息的睡窝。

如果司机不紧急停车,越野汽车正好撞上两个横穿公路的人影,将它们压死或者压成重伤。但随着司机张建“嘎——”的一声紧急刹车,汽车因刹车太快猛地一阵颠簸,差点造成汽车翻下几百米高的山坡下的车祸。刚刚还精神抖擞的四个人,因越野车的剧烈颠簸,几乎同时吓得哇地惊叫了起来。当他们缓过神来,庆幸汽车没有翻到山坡下时,几个人这才看见,两个差点被越野车撞上的人影,原来是两个披头散发,直立行走,没有尾巴的高大的野人。两个被突如其来的越野车差点撞倒的野人,也吓得惊恐万状。直到看见越野车猛然停下,看见车上的人们打开了车门,两个野人才飞身跳下公路下的边坡下。人们看见了两个野人,四个人齐声惊叫着“是野人!是野人!”,当他们慌忙地打开各自的背包取出照相机,一个个冲到公路边观看时,已经只能看见两个野人像百米冲刺一般,几秒钟“刷刷,刷刷”地闪电一般,跑进了山坡下的一片茂密的森林中……


没有高科技考察设备,作者只能带着铁棍等简陋设备不断进山搜寻野人。

野人像森林中的幽灵,虽然能不断地被人民群众发现,只要野人钻进茂密的森林,没有高科技的考察设备,却难以搜捕到野人,也难以拍摄到野人。为了根据游客发现野人的线索,及时进山搜索野人。每一次发生野人事件后,我都会到事发现场研究一番,野人是从什么方向出现的,是朝什么方向逃窜的,它们的栖息地可能会在哪里,然后潜入深山搜寻一段时间。

科学也是一种革命。野人生活在人迹罕至的高山林莽中,许多高山悬崖峭壁是人们难以攀援,难以到达的地方。要在高山林莽探险本来就危险无处不在,加上没有先进的高科技考察设备,还有学术界的保守势力的百般阻拦,不首先拿出科学证据,就不可能得到社会的承认,就难以找到支持者,要在没有高科技的考察设施,没有经济支撑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揭开野人之谜,的确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一场科学的革命。

中国人能把野人探索这场科学革命坚持下去吗?请关注“伟大的梦想 悲壮的追寻”(之三十八)

此文为头条号作者“森林中的寻梦人”发表于“头条号”平台的原创文章。已开通全网维权功能。全网监测。任何以“综合”、“摘自”、“来源”等形式,变相转发,转载,摘录,引用“森林中的寻梦人”的原创文章及图片者,均视为侵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所有影视因为(版权原因)都不提供下载地址,只提供资料参考!

本文地址://www.qv8.net/zonghewenzhang/403813.html

扫一扫手机访问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二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